第1071章 苏小酒,朕的中衣又破了

ag国际厅地址|官网: 暴君他偏要宠我 作者: 风吹小白菜 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5:08:13 字数:2243 阅读进度:1071/1071

萧廷琛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发顶,“等将来妹妹醒来,再问朕要一盏兔子灯好了。”

终于回到绣云殿,龙案上堆积着山高的奏章。

萧廷琛抱着苏酒在太师椅上坐了,一手环着少女的细腰,一手提起朱笔,漫不经心地批阅起折子。

长夜幽微,一灯如豆。

他一页页翻看着,忍不住笑道:“长安城送来的折子,妹妹知道那位年过六旬的黄御史吧,他夫人善妒又凶猛,数十年未曾有过侍妾通房,如今他夫人刚死,他就迫不及待地迎了几个年轻美貌的小妾进门,没成想一下子操劳过度,竟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……”

怀里的小姑娘乖乖靠在他的臂弯里,睫毛在灯影下投落修长阴影,细风吹进来,阴影抖动,仿佛少女羞涩地眨动眼睫。

至三更天,霜降送茶水点心进来,瞧见她家主子仍旧兢兢业业地批着折子,还对着怀里的小姐或嗔或笑,乃是在喋喋不休地给她讲折子上的内容。

“……工部和户部又为修缮宫殿的银子吵了起来,宁金御那个老匹夫,明明手里攥着大雍国库的银子,却小气的跟铁公鸡似的,朕平日问他要军饷,他抠抠索索不肯大方,等朕回了长安,定要狠狠地罚他。妹妹觉得如何罚他才好?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罚他脱掉裤子,然后罚三十板子怎么样?那个老匹夫最要面子,怕是从此以后都会闭府不出哈哈哈!”

他像是得了乐子,在大椅上笑得前仰后合。

霜降躲在珠帘外瞧着,烛影摇曳,他抱着小姐,被投在墙壁上的影子却只有他一人,虽然是大笑模样,却孤零零的格外可怜。

霜降的眼泪扑簌簌地滚落,捂住嘴崩溃地奔出绣云殿。

明月西落。

龙案上的奏章已经全部处理完,萧廷琛安安静静地吹熄烛火,抱着苏酒上了暖榻。

翌日。

正是清晨,殿中熏香散去,炉子里的金丝炭也渐渐燃尽,可龙帐里却是十分暖和的。

萧廷琛竟是一夜未眠,抱着苏酒卧在缎被深处,指尖轻轻抚弄她的眼睫。

殿外突然传来臣子们的高呼:

“求皇上广选秀女充实后宫!”

几十位西婵权贵,整整齐齐跪在宫苑,一刻也不停歇地继续高呼。

他们商量了一宿,觉着皇上嘴里说什么不肯广选秀女的话,但心里面一定是非常想广纳美人的,毕竟,天底下哪个男人不爱美人呢?

之所以那么说,不过是碍着苏酒背后的南疆势力,以及自己的痴情名声罢了。

只要他们三请四请,给他找好台阶下,他一定十分愿意广选秀女。

帐中,萧廷琛恍若未闻。

大掌流连在少女的细腰上,顺着中衣悄然往上。

他的小姑娘,哪儿哪儿都绵软娇,嫩,抱在怀里小小的一团,闻起来香香的,令他非常爱不释手。

“求皇上广选秀女充实后宫!”

跪在殿外的权贵们还在叨叨不休。

萧廷琛吻了吻少女的颈窝,给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,“妹妹先睡着,朕先出去解决那些聒噪的狗。”

他穿着单薄的中衣,随意披了件外裳,拿过狭刀,漫不经心地推门踏出大殿。

他倚在朱漆圆柱上抱臂而笑,“昨儿懒得搭理你们,怎么,这还没完没了了?”

此时宿雪初停,卷檐斗拱上堆积着皑皑白雪,枝头同样莹白。

雪光映照着萧廷琛的姿容,他的鸦青长发松松垮垮地束在一侧,眼尾朱砂泪痣妖孽入骨,笑起来时宛如拨云见日,美得令女子都要自惭形秽。

那些权贵们暗道萧廷琛的皮囊当真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昳丽,其中一些女权贵甚至面露遗憾,琢磨着如果她们能晚出生几十年,说不定攀上这等年轻帝王的就是她们了。

为首的官员膝行几步,恭敬道:“皇上,微臣家中有三位女儿,俱都是锦衣玉食娇养长大,愿献给皇上为奴为婢,用余生侍奉皇上!”

其他官员纷纷附和。

萧廷琛睨着他们,几乎快要笑出声。

昨日他们还遮遮掩掩,说什么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,今日倒是实诚了一回。

他把玩着狭刀,玩味地挑了挑眉。

他生就一副艳骨英姿,每每做出玩味的表情,总是格外邪佞野痞,再加上他现在穿着不整,衣襟敞开露出胸肌,随意搭在肩上的大氅更显身姿颀长气场凛贵,看得那些西婵女权贵们暗暗倾慕。

怨不得她们从前那位女帝心仪萧廷琛,如今换作她们,也同样心动不已啊!

若非眼前男人实在身份尊贵,她们甚至愿意把他抢进自家府邸,日夜宠爱临幸。

其中一位年过四十的女权贵咽了咽口水,忽然提议道:“若是皇上嫌弃年轻姑娘不解风情,微臣愿意亲自侍奉皇上!”

此话一出,其他女权贵压根儿忍不了,纷纷跟着道:“微臣也愿意亲自侍奉皇上!”

萧廷琛抽了抽嘴角,他今年才二十六岁,这群四十多、五十多甚至六十多岁的女人上赶着要向他献身,这是要闹哪样?!

他原本还想杀几个人以儆效尤,可是看着这群姨娘辈的女人如此主动热情,倒是叫他有点下不了手。

他轻轻呼出一口气,笑容凉薄玩味,“朕生平最爱美人,诸位若是有谁的容貌更盛苏小酒,朕倒也愿意收用,只是朕瞧着,恐怕没有……”

长风吹开大殿槅扇,那群权贵下意识望向绣云殿内。

帐幔轻曳,那位躺在暖榻上的少女,云墨般的青丝铺散在枕上,即便昏睡不醒,病中姿容也依旧倾国倾城。

惊鸿一瞥,已是艳丽绝伦。

很难想象,她还好好活着时该是怎样一番风采。

世间也唯有此等美人,才能配得上萧廷琛这样的帝王。

众人面面相觑,随即倒也释怀。

终于把他们弄走,萧廷琛转身踏进绣云殿。

他掩上殿门,把大氅挂在木施上。

刚坐回暖榻,就发现中衣袖口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他笑笑,怜惜地抚了抚裂痕,语调里藏着心酸,“苏小酒,朕的中衣又破了……你何时醒来,给朕补一补衣裳?”

写这两章的时候感觉有点心酸